跳脫「成功者公式」,走過風雨的盛治仁說:比起一件事,不如押寶一種能力

當社會上所有成功者的故事、從競爭中脫穎而出的優勝者,都用「人要追求夢想、要為理想而活」的方式,與年輕世代溝通的時候,盛治仁比喻自己寧可當隻烏鴉,警告所有人「在夢想的背後,是巨大的風險與失敗。」

Aug 17, 2017
Photo Credit: 盛治仁

文:LW Chen 

「妳還需要一點時間嗎?」四點整,雲朗觀光集團總經理盛治仁一分不差的出現,因此撞見我還在重放著他曾經上過的節目錄影短片。我說可以開始了,他又調整起座位、吩咐飲品,身旁沒有任何秘書、公關、隨行助理,僅只他一人。一如他過往總是獨身穿梭學界、媒體界、政界及商界經歷。

1998年,盛治仁從伊利諾州西北大學畢業拿到博士學位,回台赴任東吳大學政治系,學術專長為民意調查與政治行為,七年內從助理教授升等教授,當時37歲的他,因著選舉熱,因緣際會成了台灣「第一代」的名嘴。

政治圈不會輕易錯過他,但任何團隊徵召、給任何職位,盛治仁全數婉拒,直至2006年,郝龍斌選上台北市長後,三顧茅「盧」:一週內二人見面三次、每次懇談都以小時計算,所有可以拿出來拒絕的理由,郝龍斌全部都願意替他找解決方案。「他比誰都『盧』,彷彿非我不可,他對你的信心,比你對自己的信心還要大。」盛治仁最後答應出任臺北市政府研考會主委一職。

從習慣單兵作業的「校園教授」變成「公家單位組織的經理人」,盛治仁轉身得漂亮,上任三個月,被交辦聽障奧運策劃,那是台灣有史以來舉辦最高層級的國際體育競賽,只是,他毫無舉辦大型賽事活動的經驗。

盛治仁硬著頭皮上陣,與18項單項運動的協會,展開長時間的緊迫協調:9000多名志工、80個國家、4000名運動員。閉幕典禮上,國際聽障體育總會主席當納.艾蒙司(Donalda Ammons)盛讚,這是聽奧85年以來「最好的一次⋯⋯從場地、裁判品質,到活動內容,台北都展現了驚人的龐大組織能力,未來的主辦城市將難以超越。」除此之外,1999市民專線也在他任內,耗時一年與府內各部會開過無數大小會議下推動設立。

那些打不死我的,使我更強大

原以為這就是仕途的終點,2009年,總統府找上門來要他接任如今文化部的前身——行政院文建會主任委員一職。任期內遇上的最大任務,就是2011年的建國百年慶祝活動,這一年,也是他順風人生的轉捩點。

當時正值總統大選,被質疑建國百年的國慶晚會活動之一《夢想家》音樂劇,要價2.3億元新台幣的招標過程不透明,質疑盛治仁獨厚某些單位、從中牟利,使得他陷入前所未有的政治風暴當中。

夢想家事件前後延燒18天,盛治仁飽嘗人間冷暖。如今事情過去大半,某種程度上,法律還他一定的清白,但「夢想家」三個大字,仍舊繡在他的西裝外套裡、心頭上,成為一種警醒。

那是最接近地獄的時刻,他坦言,「事件剛發生時,所有你想得到的負面情緒,我全都有過。」

在這之前一路走來都是那麼的順風順水,他有理由驕傲、而他確實是驕傲的,畢竟他從來沒有機會學習面對挫折。那時的他缺乏同理心、內心也相信自己擁有「想要就能做到」的力量,名聲、權力全都在手中。

但上帝在18天內奪走他的所有,要他看清自己的渺小、看清世間的虛實真假,找到真正的朋友與人生價值。他後來說,這是上帝給予「被偽裝的祝福(blessing in disguise)」,所有殘酷的人生試煉背後,都隱含著,要讓他成為更好的人的善意。

尼采說:「打不死我的,使我更強大」,盛治仁體會過了。他沒有選擇憤怒地過日子,反而告訴自己,沉浸在那樣的情緒裡,只是懲罰自己,根本沒有人在意你的情緒。天性選擇「看開」這條路,「不能改變的事情不要多想,如果我已經盡力做了所有事,就別再害怕那些你無法控制的因素。」

2011年11月18日,星期五,在辭職記者會現場有30幾台攝影機對著盛治仁,他一下台就跟同事開了個黑色幽默:「下次再見到這麼多媒體的時候,大概就是我殺人了。」

他笑一笑,什麼也沒帶走、沒準備的轉身離開。

從政界轉商界:又是一個「沒得選」的選擇

比黑色幽默更幽默的是命運。它蟄伏在任何角落,開你玩笑也給你機會。

辭職後二日,盛治仁接到友人來電,說明雲朗觀光集團執行長張安平、董事長辜懷如,透過朋友邀約他共進餐飯,具體原因是想進一步邀約他加入雲朗,接任集團總經理。

「雲朗是什麼?」這是他第一個念頭。緊接著又想「竟有人在我最衰的時候,願意對我表達善意」,雪中送炭之暖,使他是無論如何都會赴約的。只是赴約的原因或許與對方的期待不同,他要親自說明,他們「找錯人」的三大理由。

第一,夢想家事件當時才剛移送檢調,知道自己沒問題的盛治仁卻沒把握還會不會有其他風波,他不能讓「檢調搜索雲朗辦公室」,這種標題佔據新聞版面。

第二,他「對吃沒有要求,唯一要求是不會餓死」,根本談不上吃巧、吃精,無法擔任飯店經理人職位。

最後,雲朗當時有12位年資、經驗或年紀都好他非常多的總經理們,他若「空降」,如何讓這群經理人服氣?他請張安平夫妻三思,並且說明自己在總統大選前打算無所事事。

爾後三人兩次碰面閒聊,但就是沒談到工作。原以為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沒想到大選完隔天,辜懷如就打了通電話來詢問「盛治仁擔任雲朗集團總經理」的消息,可不可以發佈了?

勇敢承認自己是初學者,拒絕不懂裝懂

不談的原因,原來不是「算了」,反而是對方根本篤定要他,根本「沒得選」,要等他「時機一到,直接報到」。這個「沒得選」的選擇,再一次領著盛治仁從政界轉進商界。報到的隔天就是主管會議,面對一次排開的高階經理人,盛治仁在會議一開始便老實舉手:「我什麼也不懂,但請給我三個月的時間,我努力追上大家。」

與其不懂裝懂、在魯班門前弄大斧,不如直言不諱,才不會被別人看破手腳。

給自己三個月的時間,他拿出學者的態度不間斷地參加飯店業的經營研討會、找書、開會,盡力縮短自己學習的里程、理解這個陌生的領域。

此外,他盡力可以找出自己能貢獻的事情。當他知道飯店業在最不快樂的行業裡名列前茅,便想找出不快樂的原因,「畢竟當員工都不快樂,怎麼帶給顧客最好的服務?」

他發揮做民意調查的本領,發起集團內部的員工滿意度調查,並花了一點時間針對薪資、榮譽感等等不同面向設計問卷,統計完結果後實施每館座談,每次皆親身參與,當場可以決定、能解決的問題絕不拖延,若需要討論,也會在一週以內用書面回覆結果。這項調查至今成為集團內重要的管理制度,也成為雲朗集團聆聽員工心聲的重要管道。

2012年上任至今,雲朗的成績愈來愈好。2013年預見台灣觀光業可能衰退,轉向插旗歐洲成立品牌LDC Italian Hotels,至今已於義大利開出6間飯店;旗下品牌包括君品,雲品,翰品,兆品,中信等,其中日月潭雲品飯店、頤品品牌及新莊品花苑納入同一家公司,於2016年11月底掛牌上市,短短8個月,股價從50元漲至68元,股價表現相對優異。在飯店業裡,盛治仁又養出另一朵花。

從學界、政界到商界,他都立下功績,回顧這三個截然不同產業以及職涯,盛治仁搔搔頭說「我其實不知道自己最喜歡什麼、想要什麼,」好似對自己竟與時下一般年輕人,有一樣的困惑感到羞赧。

人生不是極端的二選一,要看見夢想背後的失敗

這個社會上大多數的媒體與讀者,都喜歡那種「在同一個領域裡耕耘許久,最後換得美好果實」的成功者故事。

盛治仁沒有那種終其一生都要為「單一志趣」奉獻的「職人」精神,他的職涯跟市面上販售的「成功者公式」截然不同。而更詭異的是,即便他在各種領域裡穿梭來去,卻同樣都取得某種定義上的「成功」。

他舉凱文·賈奈特(Kevin Garnett)當時以高中生身份打進NBA為例子,在全美高中裡掀起了一股「賈奈特」風,所有喜歡打球的青少年都夢想自己會成為下一個超新星。但你靜下心來分析,NBA高中生球員不超過20人,「以比例來算,一萬人裡面,都不知道有沒有2個這樣的人才。」

「人一定要選擇一個領域,埋頭耕耘嗎?比起對單一事情有強烈的興趣,不如說我是對『把一件事情做好』最有興趣。」他說他喜歡看電影、也愛打籃球,但在這兩件事上所展現的才能,是絕對沒辦法換飯吃的。清楚自己極限在哪裡,不輕易地把興趣當成志業,畢竟早就知道,大多數人終其一生的追求理想、追求成就夢想的自己,但最終都換不來美麗的結果。

當社會上所有成功者的故事、從競爭中脫穎而出的優勝者,都用「人要追求夢想、要為理想而活」的方式,與年輕世代溝通的時候,盛治仁比喻自己寧可當隻烏鴉,警告所有人「在夢想的背後,是巨大的風險與失敗。」

「人生不是極端的二選一,」在追求夢想的同時,也要審慎評估自己的能力,別到最後無路可退。想個最壞結果,當你從夢想的雲端上摔落時,至少也可以開啟另一把降落傘,換得安全落地。對他而言,比起押寶一件事,不如押寶一種能力,一種像他一樣擁有在任何一個新領域中,看問題、找問題與解決問題的能力,才能真正適應這個千變萬化的社會。

「我們這代最大的問題,就是拿自己的價值觀套在下一代身上」,所以用他們不喜歡的方式溝通、領導或管理。而年輕人又不喜歡我們的說法、作法,「不同時代的人,總是會看彼此不順眼」。

「所以我們要改啊,除了改變說話的方式之外,也要要想像年輕人為什麼這樣做、為什麼選擇這些事,別老是攻擊他們不想拼、沒動力。」但他話鋒一轉,半像奉勸半請託似的說「但你們也要同理我們嘛,要求年紀大的人改變或了解,本來就是件不容易的事。」

當時他自己做了結論,溝通是各人各一半的責任,不同的世代,都得各往前一步,就讓我們 「meet half way.(在路途中相遇)吧。」

核稿編輯:楊之瑜

追蹤 未來大人物臉書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