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T計畫,是工作?還是奉獻?答案是人生履歷上最有價值的經驗!

參與TFT計畫,有如一場實戰訓練,從做中學,培育出領導力,包含自我覺察、影響他人和達成目標的能力,也在兩年時間中更加認識自己,確認未來的方向。這段經歷不但是人生難得的體驗,對於未來進入社會或職場都有極大助益。

Jan 13, 2020
圖片提供:TFT為台灣而教

若在街上隨機訪問「你聽過TFT為台灣而教這個組織嗎?」回答「有聽過」的人,大部分應該是關心教育、偏鄉弱勢以及認識劉安婷的族群。

若向不認識的人介紹TFT,說明他們成立6年來,他們培育出173位老師,送到43個偏鄉,服務了近60所學校,影響了4,500位以上的學生,這是一項非常難得的成就。相信大家在腦海中描繪出來的TFT,應該是一個「培養熱血老師解決偏鄉教師荒的組織」吧!

但這卻不是一個完全正確的答案。

為台灣而教(Teach for Taiwan,簡稱TFT)創辦人劉安婷,於2013年在台灣成立此一致力於解決「教育不平等」的非營利組織,期望為每一個孩子創造平等的教育機會。TFT的概念與模式啟發自Teach For America(為美國而教),目前在全球各地,以此模式獨立運作的非營利組織已遍及超過40個國家,亞洲國家包括印度、日本、馬來西亞、泰國等。

由於TFT創辦人劉安婷為關鍵評論網2015年未來大人物,我們在關注她與TFT之際,觀察到社會上有許多人還不認識他們,而為了達到他們的目標,將其理念拓展至其他領域,讓更多產業、不同的年齡層、不同領域的人們理解並參與,在TFT邁入第2個5年之際,刻不容緩。

似乎在同溫層中打轉?

甄選、培育教師,支援偏鄉教育,是「為台灣而教」的第一步,進入的人才越多元,未來綻放的花朵才會越多彩。隨著TFT的教師徵選已經進入第七屆,目前誕生的校友有91位。

回顧之前的計畫參與者,80%未曾有教育相關背景,卻都能從生命經驗中,侃侃而談教育不平等議題之於自身的關聯,包含約30%的應屆畢業生,以及高達70%有2至5年工作經驗的青年,兩年期間過去,90%的人都繼續回應教育不平等的議題,如繼續擔任現場教師、成為學校領導人、投身社區營造組織、創立社會創新組織到參與政策倡議等。

例如第二屆的胡茵選擇擔任學校中的領導角色,參與創立第一間公辦民營學校。第一屆的巫家蕙則創辦「因為所以教育協會」推動偏鄉英語課程發展,他們成為另類的教育創業家,但仍舊專注於教育領域。

巫家蕙圖片提供:TFT 為台灣而教
巫家蕙不但陪著孩子一起面對英語學習上的困難,結束兩年歷程後,與夥伴共同創立了「ThereforEd 因為所以教育協會」,推動英語教學的在地化。

原本理想中的「讓多元人才投入社會中多元領域,持續發揮改變教育不平等的影響力」,似乎還有待突破。

我們努力的翻找TFT校友的資料,想要找到一些例外,並發掘如何吸引更多人參與的誘因,最後尋訪到在35歲那年加入計畫的黃婉婷,完成兩年教師工作後又回到業界,任職外貿公司,或許她可以解答我們的疑問。

參與TFT並不是一種犧牲奉獻,而是圓滿自己的人生經驗

TFT第四屆校友黃婉婷,在參與TFT計畫之前在金融界工作了10年,而且從來沒有想過要當老師,也沒有思考過教育的重要性,直到30多歲時,人生似乎到一個階段,「開始想著是否還有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應該去嘗試,才慢慢開始想加入與孩子相關的NPO,也注意到TFT。」

黃婉婷圖片提供:TFT 為台灣而教
黃婉婷在與學生互動中,學習到與不同生活背景和環境的人們溝通,也因為這兩年的經驗,讓生命更圓滿。

當黃婉婷決定參加TFT計畫到偏鄉教書時,朋友對她說:「什麼!你辭職去做這件事情,好瘋狂喔!」黃婉婷則認為這應該是一件要用平常心看待的事情,她補充道:「在亞洲,我們似乎把做志工或者類志工,看得太偉大。我不過是覺得人生缺了什麼,然後去彌補。」

她表示自己的成長過程十分順遂,只是擔心著「如果一直以來都在一個同溫層,即便同樣住在台灣,但卻不知道其他的角落是怎樣的樣子?因此想藉此去認識不同的環境與人群,走出溫室參加TFT時,從未覺得自己放棄什麼。參與社會服務事業,不是犧牲奉獻,是每個人都可以做的。此外,人生應該多嘗試,讓自己生命經驗更完整。」而她覺得參與NPO是身為台灣一份子所付出的公民責任,只想要做以往沒有做過的事情,恰巧這件事對社會有幫助,就更有價值。

兩年歷練,是未來履歷表中的加分項

在兩年的計畫過程中,由於原本有的職場歷練,黃婉婷對於組織與人際溝通上能從容應對,她的挫折多半來自與學生的相處,但據她觀察20多歲的年輕人遇到的挫折就比較多樣,立刻要面對的是兩方面的挑戰,一是學校組織、同事間的溝通,一是學生與學生家長。

她表示進入現場不但是一場硬戰,更是一場持久戰,雖然之前都會做好各種準備,但親臨後更震撼,與一般短期偏鄉服務團的體驗完全不同,「對於一個20多歲的年輕人而言,會是一個很強的震撼教育,換句話說,進入這樣的鍛鍊場,也會進步得非常快,如果在這兩年內,學會了面對學生、家長與學校組織達到良好互動,將會非常快速的成長。」黃婉婷說。

TFT計畫是一份全職的工作,但除了薪資和領導力培訓外,無形的收穫與自我實現更為珍貴。

TFT計畫中的特色
穩定的薪資收入:平均每月收入,至少新台幣32,000元。
專業的培育機制:透過500小時培訓和1位專屬督導,持續成長教學與領導力。
多元的職涯發展:藉由與國內外企業或專家的合作機會,拓展你對未來的想像。

雖然是訴求年輕人以實際行動改變不平等議題的組織,但若是有工作經驗的人來參加,會更駕輕就熟,而去年第六屆的參與者中,就有累積20多年金融工作經驗的退休主管,同樣身為「高年級」校友的黃婉婷樂見這樣的狀況,「年輕人有的是熱情,可以感染大家,而年長者有社會經驗,對於許多事情的處理會更圓融些,讓年輕人有學習的對象,所以我覺得這樣會更好。」

要吸引有穩定工作的社會人士,參與需要兩年時間的計畫,僅僅是考量放棄現有工作這件事,難度就非常高,尤其是30歲左右,在職場上已經是個小主管的人,會擔心回來後可能沒有這樣的工作與位置,大家似乎都覺得要放棄很多、貢獻很多,而裹足不前。對於黃婉婷而言,她的想法是「這段時間的暫離職場,是個滿好的機會,可以思考未來職涯方向;而且在人生的道路上,跳脫自己原本的脈絡,可以更客觀的去看待,重新的確認自己的人生觀與未來。」不過,當時她有自信再回到業界,還是可以找到合適的工作。

事實上,這兩年對於參加計畫者而言,並不是放棄工作,而是在從事領導力的訓練與歷練。在歐美的文化中,這類型的經驗不但寫在履歷表上是加分項目,甚至職場人士會休長假參與NPO活動,接觸更寬廣的世界,強化自己的能力。雖然有企業認可TFT培訓出來的校友,並提供優先面試的機會,但可惜的是這種風氣在台灣公司中尚未被普遍推廣。因此,即使是應屆畢業生也會擔心若參與計畫,是否會在未來職涯起跑點上喪失先機。

或許當有台灣有更多企業積極正面去看待參與NPO等志工經驗時,會使想要為台灣社會盡一份心力的人,可更無後顧之憂去參與。而若在業界工作一段時間的人才,也可以安心投入這類的活動,藉由服務工作,增加自己的軟實力,更加飽滿的回歸,對於自己、對於社會,甚至對於企業,都能獲得正面的收穫,不是嗎?

浸潤式培訓,培育出哪些能力?

以TFT而言,除了教學能力的訓練外,最重要的是領導力的培育,他們以「一個好的老師就是一個好的領導者」的理念出發,而從教師們在各個現場中發生的故事,可以看出每位教師都擁有傑出的問題解決能力,能用自己的方法,整合資源;用創新的角度,解決問題。這不就是企業中所重視的創新力以及執行力嗎?他們不但在教室中影響孩子,並以孩子為圓心,向學校、社區與社會擴散,使命感促使他們當責不讓。

第一屆校友徐凡甘也是「未來大人物」,他目前任職「台灣實驗教育中心」, 協助推動台灣第一個實驗教育師資的培育計畫,實驗教育中心主持人鄭同僚是這樣形容他:「他有強烈的使命感、堅定的意志,以及高品質的自我要求,更重要的是,他會想辦法克服困難,完成任務。」這些特質不止顯現在徐凡甘的身上,而是深植在每一位TFT校友的作為中。

徐凡甘圖片提供:TFT 為台灣而教
徐凡甘投身教育改革,加入「臺灣實驗教育推動中心」。

兩年浸潤式培訓,讓教學現場成為孕育跨域領導者的基地,TFT投注大量心力在教師培訓上,引導教師們覺察自身的生命與學習歷程,從實作中學習到教學力與領導力,也更了解自己的人生方向與意義,拓展自己的生命視野,而完成兩年計畫的「校友」們,能在需要變革的各個環節一起努力,不但持續在各領域繼續為改善「教育不平等」奮鬥,更推動了台灣社會的改變。

第七屆TFT計畫已開始申請,申請期間至2020年4月5日中午12:00止,預計經過三階段甄選,擇優錄取75位受訓教師。申請資格如下:
1.具有中華民國國籍者。
2.無教師法第14條第1項各款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第31條、第33條各款之情事者。
3.教育部認可之大專院校畢業並具學士學歷。應屆畢業生須於2020年7月10日前補驗畢業證書正本。4.男性須役畢或免役,服役者須於2020年6月27日前退伍。
更多詳情請見招募網站

相關連結

核稿編輯:楊之瑜


人物簡介

現職:Teach For Taiwan 理事長
關心領域: 教育 、偏鄉

23歲那年辭去紐約管理顧問的工作,回到臺灣,2013年發起 Teach For Taiwan 為臺灣而教,以知識為力量,為偏鄉捎來一場教育革命。

最新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