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台灣成為「亞洲實驗教育中心」!一場青年自發的實驗高等教育運動正在前進中。

實驗教育究竟「實驗」什麼?我們能從外國案例學到什麼?台灣能走出什麼樣的特色?台灣與海外能一起做些什麼?面對外國不被承認文憑的另類教育機構,台灣能為他們做什麼?......在不斷的問題思考後,楊逸凡展開了行動。

Jan 17, 2020
圖片提供:台灣青年國際實驗高等教育知行聯盟

「本以為台灣實驗教育三法,以及延伸至大專階段的實驗教育辦法是領先國際,未料海外的實驗大學,許多雖無法律地位,卻早已行之有年。」《學習的理由》紀錄片導演楊逸帆說,他參與去年一場韓國錦山「地球公民的青年教育共同想像會」,聆聽許多實驗高等教育實踐者的分享後,觸發他想要啟動實驗高等教育的計畫。

楊逸凡,2015年未來大人物,從小接受體制外教育。學習方向由好奇心引領的他,很快地就發現社會問題的來源,並從教育開始改變,他拍攝七年的紀錄片《學習的理由》呈現基測壓力下的學生故事,並入圍超過10項國際影展。

在不斷反思下,楊逸帆與沈潔伃共同發起「台灣青年國際實驗高等教育知行聯盟」,並於昨(16)日正式成立,同時在開平餐飲學校舉辦「重新想像,實驗高教」論壇,邀請教育部、台灣實驗高教研究者及實踐者、日韓實驗教育大學等單位進行多方對話,以短講、座談與工作坊的型態,盼進一步相互了解,激發更多想像,並期待能加速推動「學習者中心」及「生命本位」的實驗高等教育生態系。

圖片提供:台灣青年國際實驗高等教育知行聯盟
楊逸凡將想法迅速化為行動,與一群青年朋友共同發起推動實驗高教的運動。

高等教育在實際中發現更多需求

楊逸帆是第一位被實驗教育大學Minerva School錄取的台灣人,現就讀於日本Shure民主教育大學,他在拜訪美、日、韓等國實驗大學後,讓他看見高教的新希望。沈潔伃現為高教新視界研究團隊一員,她認為唯有重新回到本質思考,才有可能進一步發展更好的高等教育,而非在既定的高教框架、思維下思考如何調整學分數、修課數等表面問題。

在海外觀點短講中,由來自日韓的講者分享目前的實際作法,包括韓國「釜山全學大學」將青壯年學子帶到市郊的「綠生活村」,透過理論與實踐合一的課程,推動非消費主義式的地方創生與生活型態。韓國知識循環大學 (KCCAC)則說明該校的理念,在此沒有考試、年齡、教育背景的限制,只在乎是否願意學習、追求知識的流通,並解構社會議題,以跨領域思考提出更好的解決方案,盼共創更理想的生活與社會,以循環代替競爭。日本Shure民主教育大學則讓學生透過與自我、他人與社會的深度探索與對話。

圖片提供:台灣青年國際實驗高等教育知行聯盟
韓國全學大學特別來台分享實驗高等教育結合地方創生的經驗。

有法源,更需積極推動

相較於日韓相關法律落後現實的狀態,台灣似乎更應該要加快腳步。目前台灣的實驗教育三法已延伸至大專階段以上,透過實驗教育可以取得高教文憑,但目前仍未有實驗教育大學出現。

許多團隊正在積極推動實驗大學,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理事長謝國清表示,社區大學積極發展成為成人的另類學校,過往經驗可提供實驗高等教育作為參考。此外,高教新視界研究團隊,正積極研擬更完善的實驗高等教育法規,而Only實驗教育已在高雄前鎮草衙與中山大學舊港新灣USR計畫合作近2年,其結合地方創生、學習歷程檔案、生涯探索等作法,與日韓實驗教育大學方向相似。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楊文貴教授也積極以「學用合一、真愛追尋、生命創價、性靈修悟」四大教育任務,推動展賦非大學的成立。

楊逸帆希望能夠串聯國內外共同為實驗高等教育努力的研究者、實踐者,為台灣實驗高教注入活水,他並且指出「台灣有法源卻仍未見實驗教育大學,需積極思考如何搭配台灣開放的法律與豐富的實驗教育經驗,創造以生生不息,生命、生態調和共生下的實驗高等教育,成為國際典範」。


人物簡介

現職:就讀於日本Shure民主教育大學
關心領域: 教育

1995年出生於教職家庭,從小接受體制外教育。學習方向由好奇心引領的他,很快地就發現社會問題的來源,並從教育開始改變,他拍攝七年的紀錄片《學習的理由》呈現基測壓力下的學生故事,並入圍超過10項國際影展。是矽谷實驗學校 Minerva School首位被錄取的台灣人。

最新動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