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藝術到農村1】我們這樣造了一座村,林建叡:進農村是很藝術的一件事

一個來自淡水、一個來自高雄的「局外人」,雖因研究所作業接觸了台南大崎聚落,卻沒有像村民口中說的畢業就「沒企」(不見),反而留下來開起柑仔店、把聚落變成遊戲場...努力要當「局內人」。

Dec 14, 2021
Photo Credit - 陳淑玲
最新活動
講座:給少年郎一個留下的理由:理工男如何在農村造出與孩子的解憂樂園
時間:2022.4.6 (Wed.) 19:00~21:00
地點:小南園子The Southern Yard(台南市東區大同路一段175巷82號)
報名:前往Accupass購票>>

距台南45分鐘車程的大崎里,是台南人口鄉下的鄉下。但每到週末,卻有來自台灣各處的家長、孩子們前來,帶著笑容勇闖「村是遊戲小島」活動,在村口馬路有個忙碌年輕人在賣力指揮交通、報到站裡另一個年輕女孩也正努力地端出一碗一碗紅豆湯迎接闖關完畢的遊客們,村庄裡有遊客迷了路,瓜棚下的伯伯與在地孩子當起小隊輔幫忙指路。「台灣城鄉藝農實踐協會」這2個年輕人的催化下,小農村掀起很不一樣的化學變化。

原本只是寫作業卻寫成了村民

官田區的大崎村位在距離台南市區還要開車40幾公里、45分鐘才會到達,這是台南人口中偏遠的鄉村,隱於烏山頭水庫與台南藝術大學之間,過去因日本水利工程師八田與一興建嘉南大圳烏山頭水庫,原本居住於番仔山住民遷移到大崎村,以種植芒果、柳丁為經濟來源,小村如同大多數台灣村落一樣,面臨著人口外流、老化等問題。

而一群在台南藝術大學建築所學生開啟了以大崎為舞台的建設、社區營造為主體的計劃,募款籌組、參與地方事務。其中來自高雄的林建叡、來自淡水的羅婉慈在學校期間深耕大崎村,畢業後卻沒有向村民們口中「一畢業就某去」(不見)的學生,他們倆卻在村子裡留下來,依著學長姐的腳步再往上紮根,他們想著:「有沒有可能不讓大崎村就這樣老去!」一位南奔、一位北漂,兩位外地人就這樣決定在大崎村停留,希望成為「在地人」。

DSCF2191Photo Credit - 陳淑玲
一南一北的外地人,畢業後沒逃跑,確立志成為本地人!

只是熱情與學業能支撐的養分只是曇花一現,真正要能支撐留下來的因子,終歸還是要回到現實的營運考量上。


把村落當遊戲場跟村民一起玩

倆人已經變成「在地人」的年輕人,把自己在大崎村的行動比喻成在地方「種」藝術的農人,在人口500人不到的小村庄,提出在小村種下好玩藝術的概念來打造村落,「村是遊戲小島」的共玩方式將農村文化、兒童陪伴、農特產行銷融於體驗式遊程內。

承租下一座廢棄半個世紀的老碾米廠當成基地開張「藝農號」,設計能夠遊走在村落內的迷路小遊程讓造訪者都能如同闖關一樣去村內探險,能讓遊客動手做的DIY紅瓦綠蕨是撿拾起殘破屋宅掉落的紅瓦的現地廢柴再利用。

DSCF2213Photo Credit - 陳淑玲
藝農號是遊戲報到基地,也是聯繫起在地小農與藝品的問路站。

就這樣,慢慢推、緩緩走,深耕村子後才能發現的孩童陪伴、老屋頹敗待修等問題都成了他們想為大崎村做更多的事,例如把體驗融入村落小朋友的角色,培養孩童農村文化與教導手作能力;另外打造整座村落頹敗空間,讓村內能有小徑能漫遊逐一走入聚落內;在藝農號裡除了是報到基地,更販售各式官田周邊值得被推廣的產品。現在林建叡走在大崎村內,阿公、阿嬤總會吆喝著:「偉仔~一起來亭仔腳喝茶聊天」。藝農號倆人對外是發聲的窗口,兩人牽著村民,一起張開雙手歡迎遊客前來體驗這座種下好玩藝術的村落,持續實踐與摸索青年在地生活共好的有趣姿態。

DSCF2149Photo Credit - 陳淑玲
月香菱角粿的阿嬤,最愛跟偉仔天南地北聊天。
DSCF2146Photo Credit - 陳淑玲
過去豬舍留下的遺跡、現在改成小小遊戲場。
DSCF2196Photo Credit - 陳淑玲
問他們辛苦嗎?當然苦得不得了,但兩人卻都甘之如飴,勇往前進中。
4/6來台南,聽理工男孩在台南農村的真實版minecraft。前往購票>>


責任編輯:江怡蘋

核稿編輯:王銘岳




現職:台灣城鄉藝農實踐協會主理人
關心領域: 社會進步 、地方創生 、永續城鄉 、責任消費及生產

團隊主理人羅婉慈與林建叡,在臺南藝術大學建築所就學時,即投入臺南官田大崎里的社造工作。畢業後停留大崎創業,自詡為在地方種藝術的農人「藝農」,把大崎里形塑為體驗聚落,並透由「村是遊戲小島」的意象串連,嘗試以體驗服務設計帶動在地活化。

最新動態

Copyright © 2022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