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青春該如何綻放,看名人對於未來大人物與成功的定義。

評審們接觸本屆未來大人物後,對於年輕人的印象改觀,而政治人物光鮮的成功背後,也有難以言喻的挫折,無論如何,勇往直前是唯一選擇。看郝明義、何琦瑜、楊文全、余宛如、盛治仁,他們怎麼說。

Oct 03, 2018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2017年未來大人物的主題為「世待溝通」,不同世代想法不同、作法不同,對成功的定義也不同。因此特別專訪本屆評審郝明義、何琦瑜、楊文全,談他們看到未來大人物後的感想。而在立法院衝撞的余宛如、在職涯轉身後奮鬥的盛治仁,以他們的經驗談成功的定義。

郝明義:台灣社會太習慣「將就」了,年輕人要有信心接手!

郝明義Photo Credit : 關鍵評論網

何謂大人物?郝明義說大人物要做的事,就是在各自的專業領域中,讓工作專業、人生價值、實際運作體會的原則,彼此呼應與滾動,才不會顧此失彼。

他非常期待新世代像這群年輕人一樣,努力提出新的想像和方法,思考如何解決這些「正在彼此糾纏」的問題?並有自信地相信自己看到的和想像的。年輕人們有自己的獨特之處,不要被老一代的觀念方法所束縛。

何琦瑜:年輕人的「小確幸」有其意義,這是專屬於台灣的「特有種」

何琦瑜Photo Credit:親子天下

《親子天下》執行長何琦瑜表示,這群「未來大人物」,某種程度地向被貼上「無動機世代」的年輕人們展示了更多的可能性,她認為,不需要塑造名人與偉人,而是要向整個社會展現新世代的方向,也同時激勵同世代「多元性展開」,塑造多種可能性,「再從這裡發展出新的價值典範。」

見識過40位未來大人物正在實踐的志業,何琦瑜很明顯地看到這一群年輕世代在台灣自1987年正式解嚴之後的民主化進程中所孕育出來的多元價值觀,「台灣是亞洲非常稀有的華人民主社會,包括思想、言論與創意都應該取得應有的位置。」

楊文全:放棄百萬年薪回來務農,其實是「賺到了」

楊文全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楊文全坦言,這次評選活動中,他樂見很多年輕人在地扎根,也看到了許多原創性的作法,「這種原創性不一定是很困難的發明,他的原創性不是天外飛來一筆,也不是從國外複製的,這些大人物可以從他在我們這塊土地上站的位置做出成果,這令我眼睛為之一亮」。

余宛如的國會第一年:我就是要去衝撞,這個社會不說的歧視

余宛如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

排行老么的余宛如,說自己沒有「老大性格」、不會跑去當頭,不過如果有一件事情是非要她出來,而這件事是對社會有意義的話,那她就當仁不讓。

她說,「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成為偉人,從來沒有想要成為大人物。我覺得自己被放在這個位子上,就要很努力地去做這件事,就是這樣子而已。」

走過風雨的盛治仁,跳脫「成功者公式」

盛治仁Photo Credit: 盛治仁

當社會上所有成功者的故事、從競爭中脫穎而出的優勝者,都用「人要追求夢想、要為理想而活」的方式,與年輕世代溝通的時候,盛治仁比喻自己寧可當隻烏鴉,警告所有人「在夢想的背後,是巨大的風險與失敗。」

「我們這代最大的問題,就是拿自己的價值觀套在下一代身上」,所以用他們不喜歡的方式溝通、領導或管理。而年輕人又不喜歡我們的說法、作法,「不同時代的人,總是會看彼此不順眼」。溝通是各人各一半的責任,不同的世代,都得各往前一步,他說:「就讓我們 meet half way 吧。」

追蹤 未來大人物臉書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