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初上真實版人生1】胡筠筠:酒店人生,是沈淪還是重生?從條通公關到林森北小姐的男朋友

聽到她說:「我很喜歡酒店小姐這份工作!」你是怎麼看她的?在夜色華燈世界裡打滾了7年的胡筠筠,是酒店小姐、也是酒店經紀人、更是工會理事長。她挺直腰桿站出來發聲,要這個社會去污名化、也替這份工作捍衛權益。

Feb 16, 2022
Photo Credit - 陳淑玲

19歲那年,胡筠筠開始在條通日式酒店上班,別人看似沈淪的「酒店小姐」工作、卻是解決筠筠北漂生活經濟與照護生病母親的出口。爾後的日子經歷台式酒店、酒店小姐經紀人、甚至成立了「酒與妹仔的日常」粉絲頁,還在疫情急迫下成立「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筠筠努力對外發聲,希望真有那麼一天,社會真能多一點平等眼光來看酒店行業。

戲劇《華燈初上》引發條通熱潮,但酒店公關生活卻是 2021年未來大人物胡筠筠 真實版人生。解密真華燈人生系列,邀來胡筠筠帶著我們闖條通,揭開下海或上岸的神秘面紗。
胡筠筠-條通酒店小姐8Photo Credit - 陳淑玲
進入酒店工作,看似沈淪卻是許多人的重生。

點亮的條通華燈,是北漂無助的接口

Netflix影集《華燈初上》裡,承接酒店的蘇媽媽與剛出獄的Rose媽媽、帶著四處求職碰壁的更生人好友花子,為了求生計在條通酒店展開新的人生。世俗眼光裡,酒店工作,被視為的墮落、卻是他們的重生!

林森北路、條通,在台北繁華都市裡自成一格的神秘地區,是過往日本客人的異國溫柔鄉、是男性商務談生意滾紅塵之處,酒店文化在這短短的一條街、幾條巷弄中隱晦地流轉著。

胡筠筠-條通酒店小姐5Photo Credit - 陳淑玲
華燈初上,春色條通的夜正開始。

那年18歲的胡筠筠,職科畢業後從中壢北上求職求學,學習廣告設計專業的她一方面要承擔學業學費、一方面也一肩擔起患有思覺失調症母親的經濟來源,在被沈重經濟壓垮自己前,筠筠透過朋友的介紹,一腳踏入林森北路花花世界,在日式酒店當起酒店公關。

儘管沒有人教導、儘管規矩只能慢慢學,筠筠卻在當時的阿姨(媽媽桑)與姊姊(同事)之間學到日式酒店的規矩與明哲保身的方法。後來因為經濟需求、也因為日式酒店逐漸式微,筠筠又再兼職到台式酒店上班,從日式酒店學到優雅談話技巧、溫柔體貼客人的款待;再到台式酒店的閃酒與避掉酒客「手來腳來」的鹹豬手。

胡筠筠-條通酒店小姐2Photo Credit - 陳淑玲
不眠不休的酒店工作,筠筠的身體短短兩年就喝壞了胃。

一開始還能以體力與賺錢精力支撐天天醉茫的生活,下午2、3點開始在台式酒店上班到8點,接著再到條通上班到凌晨2點,台式一週3天、日式則是天天上班,休假永遠是補眠不夠、醒來永遠在解決宿醉……兩年下來筠筠身體終究也不堪負荷胃出了狀況,逼迫她要停下腳步休息一年。

被迫停下腳步那年,筠筠的人生起了一些化學變化,她嘗試一面接設計案、一面考上保險執照後開始擔任保險員,但經濟壓力仍在,「我吃得飽嗎?媽媽吃得飽嗎?」的迫切需求依然日日緊追。

有沒有能夠好好接住這些姐妹更安全的做法

在酒店工作第二年,筠筠開設了「酒與妹仔的日常」粉絲專頁,一開始是為了讓酒店工作不再被污名化而設,但卻因為工作日日酒醉關係疏於管理發文。恰巧休息這一年筠筠有了契機重新開始發文,也讓她在書寫的逐字逐句間思考著。回頭望向這幾年的酒店人生,因為自己的警覺性高、防備心強,幸運地沒發生什麼遺憾與不好的事情,但其他姐妹、公關們面臨到百百款問題,酒店工作的危險、複雜、自身還債、想創業、到處找不到工作、未婚媽媽求職無方等,卻慢慢地讓筠筠心想,是不是能夠有另一種除了在網上發聲的方式,更能保護與幫助以及「接住」小姐們的方法?

停下酒店小姐工作,她卻想著的是,好想捍衛這些不得已的人生。

於是筠筠決定轉往酒店經紀人角色,過去自己與姐妹被無助對待、在酒店經歷的那一切風風雨雨、如何應對進退、如何能好好教導保護自己安全的訓練,這些都成了筠筠想解決與保護自己「直屬」小姐的課題。理念就是不想他們被騙、不想他們被坑、被欺負、給他們好一點的待遇、試著把工作正常化,上班時一有不對勁就會趕場「救」小姐,下班後情緒沒有出口還要擔任聆聽與抒發的角色,筠筠自己笑說,擔任經紀人,根本就是就是酒店公關「男朋友」的角色!

胡筠筠-條通酒店小姐9Photo Credit - 陳淑玲
隱藏在華服、高跟鞋下的工作,也直得被正視好好看待。

除此之外,「酒與妹仔的日常」在志同道合的好姐妹一起努力下,開始對外發聲,第一場在輔仁大學公開的「真酒店文化」的演講,筠筠與6個酒店公關一字排開接受學生與老師的眼光,不是為了耍酷、也並不是因為酒店工作多好,她們用自己的角色立場,說明每個人進入這個「工作」都是有原因與理由。與其他工作一樣,這就是一份勞動,打扮得宜、以溫柔與笑容與貼心來給予客人溫暖,如此而已。勇敢面對第一線聽眾,酒妹的講座大受歡迎,至今已經辦了近90場。

後續更有以「酒聞不如一件」的酒店公關服裝設計秀,斜槓的酒店公關們創作17套服裝,衣服概念從小姐正常上班的禮服、小姐心情、小姐職場傷害、如何抵禦傷害等議題,依照自己生命故事做創作而展出的服裝,是衣服、也是刻在公關心裡的聲音。爾後更有「酒聞不如二見」的活動,邀請民眾來擔任公關與客人的沈浸式體驗,活動內設有暗樁,許多劇情、意外之戲就在觀眾不知道之時爆出來,很多人甚至在當了一小時後就直呼公關好累好想放棄,直呼公關工作真的辛苦!

疫情下催生工會起而行向體制抗爭

除了軟性的「酒與妹仔的日常」對社會大眾除汙名化活動外,2020年疫情再度來襲、酒店又再度被停業時,筠筠邀集條通內更多元化聲音,如男公關、日式酒店媽媽桑等成員,短期內組成了「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

胡筠筠-條通酒店小姐10Photo Credit - 陳淑玲
疫情期間,工會排山倒海的忙碌工作,她們卻堅信,能救一個是一個。

工會的誕生讓他們更能有組織性地發起幫忙與請求社會協助,也在這群妹仔的努力之下有了反饋的效果,透過各方捐贈的物資,工會幹部們陸續把奶粉、尿布送到每個需要姐妹的手中,少量的金錢贈與,也避免了時時刻刻擔心隨時要被趕出屋子的家庭免於受風雨。那段疫情期間,儘管筠筠與幹部們流程也都不懂,卻還是努力搞清楚紓困流程,一個人一個人地專案解決,幫助了70幾個同樣被停業困住的人。條通的酒吧空間裡堆成小山的物資、工會成員們拉著露營推車穿梭在條通冷清的街道上,適時地送上一碗熱湯與物資、尿布奶粉,這是真實條通疫情第一線的寫實樣貌。

成立工會後,筠筠與夥伴終於能有管道可以跟政府溝通,可以正式發函往返政府爭取被正式對待的話語權。未來,更希望期待可以推動修法,期望政府推動酒店課稅25%的沈重稅金的改革,才不會讓酒店屢屢想要逃漏稅。另外有陪侍的酒店行業更不該被民國98年修的舊法律規範,該要與時俱進重新修法。性產業的問題正式也是重要面對的課題,把酒店工作當成一份正式行業來對待,才是工會下一步積極推動的正事。

酒吧拍攝場地提供:Bar nine VIP
看更多:酒與妹仔的日常粉絲頁
看更多: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

後記:
與筠筠訪談完走出林森北路那時,夜已經深了,條通的霓虹燈閃閃爍爍,因為《華燈初上》話題未歇,條通路上充滿了年輕人的身影。眼前穿梭過一兩個穿著火辣衣服的女生正走入巷內深處,我想起筠筠說的:「我喜歡酒店工作,一部分是終於有個地方讓我好好打扮、好好變美、並好好被稱讚!這是一份能將自卑感彌補的工作。」在這裡,小姐賣曖昧、客人買溫柔,林森北華燈初上真實版人生比我們想得還要「正常」,是酒與妹仔的日常,是他們的人生!

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未成年請勿飲酒

責任編輯:江怡蘋
核稿編輯:王銘岳



現職:台北市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 理事長
關心領域: 社會進步 、性別平等 、工作權利 、多元社會

高中畢業後因家庭因素與想儲蓄藝術創作基金,選擇了在夜生活文化中任職酒店公關,撐起照護開銷與理想。深度理解工作後開始關心許多不公義、弱勢族群問題。成立「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試圖凝聚勞工與政府對話,亦發起募款、送物資與轉介社福的行動。

最新動態

Copyright © 2022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