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不科學的科學教育──嚴天浩讓教改從教材開始

108課綱是教育界關心的大事,但也是LIS的發展契機,為何老師們會邀請他們共同備課?為何聽完嚴天浩演講,有老師表示「科學竟然可以這樣教?」他們的努力值得讓社會大眾都知道。

Jun 18, 2019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葛晶瑩

嚴天浩前陣子拍了幾隻「怪影片」,據說過程很辛苦,因為其中情節都不大符合常理,例如:「鹽8在筆直的公路上行走,當他走了2400公尺花了4分鐘,行走的平均速率為?」或者是「對著另一個山頭唱情歌,從開口到對面阿妹聽到剛好間隔5秒,若距離是1730公尺,當時的氣溫為攝氏多少度?」乍看之下會覺得這是什麼無厘頭的問題,但這卻是台灣真實存在的理化考題。

嚴天浩,關鍵評論網2015年未來大人物,長期關注教育議題,是 LIS(Learning Is Sharing) 情境科學教材發起人,目前也是行政院青年諮詢委員會委員。從打造一套讓孩子會愛上學習的影片,到現在開發出讓學校老師都在使用的科學教材,路途上充滿挫折與壓力,但他深信「學習能跟興趣畫上等號;學習不是為了考試而存在;教育可以不一樣」,讓他堅持至今。

「我們這次蒐集各校考題,把很不科學的題目篩出來,大家在學校時總罵做這些題目沒有用,當畢業離開可能就又無感了。但大家必須正視這件事,因為現在學校還在考這些題目,台灣教育並沒有因為大家罵而改變。」嚴天浩說,並表示若不指出這些現象,讓圈外的人知道,就永遠會被忘記,更不可能改變。

於是LIS推出了一系列《終結不科學的科學教育》影片,不但希望大家能看到,並且以行動來支持。

創設LIS後,嚴天浩漸漸領悟教育不是一個人或者一群人的事情,也不止是老師、學校的事情,而是整個社會的事情,他說:「所以必須把問題拉到教育圈之外,外在的因素影響更大,例如社會氛圍可以影響政策,因此,我們期待更多人可以開始意識到這些問題,雖然我不知道改變會多快發生,也許需要一段時間。」但他成為領頭羊,希望改變教材,並帶動老師們用不一樣的教學方法,畢竟如果沒有開始就永遠不會看到改變。

用影片呈現科學史,讓教學成為實境遊戲

為了更聚焦於教材開發,今年初,他們將LIS從「線上教學平台」更名為「LIS情境科學教材」,由於公益分享的性質,大家都可以在網路上觀看所有的教材,包括科學史故事的影片和教學大綱等內容,其中的影片更受到孩子們的歡迎,甚至有些小孩會主動詢問何時會有新影片?因為他已經全部都看完了!

製作一套教材並不簡單,而且要帶入新觀念、要設計故事、要能引起學習動機、還要達到效果⋯⋯。記得剛開拍攝影片時,屢受挫折,由於將學生們是否可以專注並理解,作為重要指標,因此他們直接到課堂上測試,從偏鄉小學試到都會學校,「不行,就回來修改,再去試。」嚴天浩回想當時的疲累,一次又一次的嘗試,直到達到目標。所幸,漸漸累積經驗建立屬於自己的模式,以影集呈現科學史的故事,將課程設計為實境遊戲。

LIS 工作狀況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葛晶瑩
製作教材的過程非常繁瑣,需仰賴團隊成員一起合作,不斷討論、測試與修改,才能成就一套教材。

嚴天浩說明LIS教材的核心是「讓孩子認識事物的本質,看到本質上最有趣的地方。所以我們才會選擇用科學史、用故事,呈現科學家遇到的困難、努力解決的過程,讓學生有情感上的觸動與認同,進而真正喜歡科學家的思考,學到科學家解決問題的能力與精神。」或許是搞笑的方式,或許是誇張的表現,甚至讓自己頭上點著火來吸引孩子們的注意,但他認為「他們最終會愛上學習這件事。」

與學校課程接軌,讓老師成為合作夥伴

當影片陸續放上網站後,開始有些老師透過臉書跟他們聯繫,「那時候也想認識更多老師,了解體制內需要什麼,藉著當時各地展開108課綱的研習,我們就去參加,去花蓮、去高雄認識老師們,到場後竟發現他們都認識我們,原來這些老師都在LIS潛水。」

除了「被認識」的激勵外,推動「夢的N次方」的自然領域老師,也邀請他們去研習會中分享,認識更多老師,嚴天浩就這樣跨出一大步。第二年LIS則巡迴台灣,從北到南、從西到東,讓更多老師認識LIS,甚至有老師邀請他們去一起參加共備(共同備課)活動,一起設計課程,讓LIS的理念與教材更融入課程中。

經過兩三年跟老師們接觸後,累積了歷練也有不少收穫。例如讓教材能與學校課程確實接軌,跟最初相比,老師們可以採用LIS教材上課的數量增加了一倍,他說:「當然還有些無法用上,但我們從過程中知道哪些東西是需要補的。」有心改變的學校老師,成為他們最核心的合作夥伴,其中也有不少故事成為支撐嚴天浩繼續下去的力量。

他不會忘記,曾有一位國中代理老師,約好全校的自然老師,然後請嚴天浩來學校一起討論課程,並分享教學方式,這位熱心的老師後來跟嚴天浩透露:「有老師聽完分享後,覺得自己的教學方式可以改變。」對於他們而言,還有什麼比這樣的回饋更令人感動的呢!他則由此發現「這種影響力可以慢慢發酵,一個學校只要有一個老師認識並認同這個理念,就能幫助我們擴散影響更多老師,為教育帶來新的可能性。」使他欣慰的是現在有越來越多老師加入改變的行列。

嚴天浩也很感謝新北三多國中的陳學淵老師,因為陳老師覺得LIS的科學史課程架構值得放入現行課本中,更可以改變教學,因此花了半年時間說服出版社修改課本中單元的順序,嚴天浩說:「學校的課本跟科學史的發展是相反的,舉例而言,課本是先說公式,請學生去算這個題目,然後去解釋這個現象。但我們卻是從以前的人發現一個現象,不知道該怎麼辦,於是開始想方法得出這個公式。以往很少人可以更動現行的課本,但跟陳學淵老師合作後,不但改了課本的章節,我們教材的價值也被看到了。」

這件成就令他至今談起依然感動,但他並不以此滿足,「這是一個很厚的同溫層,裡面好多人都期待教育改變,可是走出去會發現外面並不是這樣,真正的成功是要讓這樣的觀念成為主流,我們跟老師們合作,先讓老師們改變,接著期待質變會造成量變。」

LIS:老師們面對108課綱困境的解方

108課綱的施行對於LIS而言是個契機,在嚴天浩了解108課綱後,發現他們想要以科學帶給孩子能力的目標,竟然與課綱相同,「這些課綱都很進步,就是要教孩子素養,但缺作法。要教孩子能力,但要怎麼教?我們過去的師培體系,沒有這樣訓練過老師。」於是他想到LIS的教材有沒有可以搭配的?如果有,那就可以提供給課堂上的老師使用,解決108課綱丟下來震撼──要培養孩子素養能力。

在LIS網站上每個單元都有影片與課程,這些素材由嚴天浩與團隊成員從國外找來整理成現在的架構,他們寫腳本拍攝影片,並設計成有趣的遊戲課程,以化學課中的週期表為例,他們的教法就與傳統方式截然不同,他說:「過去老師教法就是打開週期表帶學生認識這張表,然後背起來,但我們的教法是帶你去還沒有週期表以前,了解門得列夫為什麼要排一張週期表?他當時拿到哪些線索?花了多少時間等等。」

這個方法帶去新竹培英國中示範後,老師們覺得很棒,於是嚴天浩與學校老師合作了這個單元的課程,還製作了教具,「我們給學生設計好的元素卡片,上面有很多資訊,再給大家一些提示,然後就跟門得列夫一樣排出一張週期表。排完之後,孩子學到什麼叫做找規律,什麼叫做分類,什麼叫做提取資訊⋯⋯」這些科學方法學習後,就可融會貫通呈現綜合的能力,運用在不同的領域。

週期表Photo Credit: LIS情境科學教材
週期表的教材中,包括門得列夫排列週期表的故事影片(左上)、課程教案(右上)以及教具(下),上完課後,學生們都覺得週期表一點也不難!
教材研發,需要龐大的人力及資源,在台灣課本每本40元的現況下,研發教材是穩賠不賺,因此台灣的課本內容十多年來幾乎沒有改變。但孩子的教育,值得全心投入,面對眾多孩子對教材的期待,LIS因資金未到位,仍無法開啟最後的生物專案。現在,這套教材需要大家的參與。 募資網址:捐款支持大科學計畫

藉群募直面社會,呼籲更多人關心科學教育

由於LIS為非營利組織,運營上主要仰賴企業捐款,也有教材使用者的回饋,但為數不多。由於這次製作教材時間有限,他們決定面對大眾募資。但募資網站上線後,嚴天浩發現「不認識我們的大眾,會以為LIS只是錄製有趣的影片,有趣的影片不需要贊助吧!」因此群募進展不如預期,讓他有點擔心「怕趕不上這次課綱修改。」

LIS 拍攝Photo Credit: LIS情境科學教材
為了節省成本,不但道具戲服都上淘寶找尋外,成員們也親自擔任演員,演出歷史上的科學家。但呈現出來的情節與效果絕對專業,不僅僅是有趣的影片。

但群募是必經之路,除了募資外,也是向社會大眾說明科學教育重要性的機會,他說:「有位工程師在一次展覽中聽完我們的介紹,就說『他知道科學是要訓練什麼』,也認同我們的理念,每年都默默捐款給我們;而這次美光贊助我們物理與地科的製作,主要原因也是體認到未來台灣需要什麼樣的人才,台灣教育需要什麼方法來養成這樣的人才。」雖然這些人不是以家長或老師的身份捐款,但他們知道科學教育的重要,因此投資了台灣的未來。這樣的理念,讓群募有如倡議,呼籲著更多「圈外人」關心我們的科學教育。

目前,LIS大科學計畫中共有4個科目100個單元,其中物理、化學已完成上線,地科也開始製作,最後一部分則是生物,目前正在募資,希望能籌措到足夠的經費啟動,趕上108課綱的施行。若對LIS情境科學教材或大科學計畫有興趣的人,可以至LIS的官網,或訂閱臉書粉絲專頁了解更多的資訊。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

追蹤 未來大人物臉書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人物簡介

現職:社團法人台灣線上教育發展協會執行長
關心領域: 教育

Lis情境科學教材創辦人,行政院青年諮詢委員會委員,深信「學習能跟興趣畫上等號;學習不是為了考試而存在;教育可以不一樣」的理念。

最新動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