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者楊家彥捲起袖子實作,以「百分百影響力」投資社企、改變社會

經濟學者楊家彥走出舒適圈,向年輕世代學習,並整合資源協助年輕創業者,一起為社會未來創新的故事,說明影響力投資的內涵。而又是怎樣的創業人,有機會獲得他們在資金與資源上的協助呢?

Aug 24, 2019
Photo Credit:關鍵評論網/葛晶瑩

浸淫在研究領域的經濟學者楊家彥,是影響力基金管理人,從求學生涯起,他一路都照自己規劃的方向往前走,取得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經濟學博士,後至台灣經濟研究院擔任研究員,升任所長後,開始整合資源,了解外界的課題與需求,也因此了解——許多社會問題,無法用純研究來解決。

楊家彥, 留美經濟學博士,曾任職於台灣經濟研究院、鴻海集團等企業,目前擔任樹冠影響力投資執行長,期望以跨域整合,推動社會創新。

或許因為無解也無奈,據說他的經濟觀察論述趨於悲觀,媒體曾以「台灣的末日博士」稱之。年近半百時,他毅然離開舒適圈,接受活水社投的邀請,並籌備活水二號資金,在運作的同時,他看到了社會的未來希望,也將中年危機變轉機,現在他不但管理影響力基金,還嘗試建立生態圈,期待從系統去根本解決社會問題。

何謂影響力投資?究竟影響了什麼?

不禁令人好奇「影響力投資」究竟是何方神聖?聽起來似乎是專業艱深的名詞,其實若想了解台灣目前影響力投資的近況,從楊家彥這幾年捲起袖子,串連資源,協助社會企業成長的故事開始,便能很快地明白其內涵。

楊家彥離開台經院,除了被挖角至鴻海集團擔任智庫執行長外,也加入2014年成立的活水社投,「當時只有活水一號,資金很有限,沒有管理費,不是一個穩定的狀態,因此我想籌備活水二號基金,並能有穩定確認的7年管理費收入。」活水二號基金為一份百分百影響力投資基金,由他擔任總經理。

影響力投資的對象為有社會影響力(social impact)的企業,並未硬性要求投資對象必須要損平甚至獲利,帶有公益投資的意味,因此,投資者無法所有的資產投入,必須另外投資能賺錢的企業,才能持續。
但美國知名影響力投資家 Lisa & Charly Kleissner 夫婦,近年來即提出資產全部投入影響力投資,而不犧牲財務可持續性的「百分之百影響力投資」,因此必須對於投資對象嚴格挑選,至少要損平以上。楊家彥在韓國開會時認識了他們,將這個概念引進台灣,活水貳影響力投資基金(B Current Impact Investment Fund 2)」是台灣第一個百分之百影響力投資基金。

楊家彥開始接觸創業的年輕人,沒想到竟是自己接受認知衝擊的開始。

「我從年輕人身上獲得很多學習與啟發,有些年輕人手無寸金,竟然把一個大局面做出來;當然不好的衝擊也有,例如一個團隊為何開始時好好的,到後來卻走向失敗,但其中過程會讓我累積經驗。」無論好壞,都能刺激他思考更多可能性,就像是一顆石頭丟入深潭,小則掀起漣漪,大則卷起漩渦。

年輕世代顛覆傳統 讓環保也是門好生意

他舉了好日子食物袋為例,「有個年輕人發起了可多次使用的食物袋,但老一輩的企業家,根本無法想像這樣的產品可以賣!」但2017產品募資時,達成金額超過2400萬,為目標的24倍,一個環保減塑的概念,就讓消費者買單。

而活水社投所注資的鮮乳坊,成績也令楊家彥佩服,並表示這是他見過成長最快的社會企業,不到兩年營收近億,第三年營收翻兩番,獲利超過千萬。 

而鮮乳坊的獲利理論卻很簡單,他指出,鮮乳坊做了一件事,用較高的價格收購生乳,讓酪農可以好好照顧牛,鮮乳的品質自然提升,然後回頭與消費者說明溝通自己的理念,包括改善產業環境與提升品質,讓消費者願意用高一點的價格來購買好的鮮乳,做好兩者間的溝通,營業額就快速成長。最近更與大江生醫合作,邁向另外一個里程碑。

認識鮮乳坊_公平交易Photo Credit: 鮮乳坊
鮮乳坊的永續概念在商業模式中完全呈現。而消費者飲用後能感受到明顯差異,自然就成為忠誠客戶。

現今綠色概念成為顯學,走在前端的綠藤生機剛起步時非常艱苦,看好的人不多,但誰想到近兩年品牌力爆發,與沒有品牌的產品相比,價差可達1.7倍,這類無法快速獲利的企業,影響力投資耐心陪伴成長,也因此才能有機會看到品牌估值將近10億的一天,也證明了社會企業不再是做理念的悲情奮鬥,而是有賺錢的公司。而根據綠藤生機2016年的社會投資報酬評估,每100元的消費即可衍生75元的環境價值,所發揮的社會影響力更是珍貴價值所在。

年輕人拓荒開創出新局面,一個接一個的成功案例,對於楊家彥而言,都是良善正向的震撼。「老一輩是過去的贏家,他們賺取了財富,造就他們說的都是對的,現在,有太多事實證明,他們說的不一定都是對的。」他驚覺要順利迎接未來世界,中生代不應該去靠老,而要與新世代結盟。

於是他問自己:「我不幫他們,那要幫誰?」然後義無反顧起而行。

活水二號運營穩定後,他的階段性任務完成,保留股東身份,跳出日常營運。他並再度發起另一份百分之百影響力投資基金,與半畝塘創辦人江文淵一起籌備樹冠影響力投資,除繼續投資良善團隊外,還想做更多的事情:「我們要育養一個共益的通路,販賣選品、餐飲,承載優良團隊的產品與服務。」

半畝院子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葛晶瑩
目前位於台北永康街的半畝院子就是實體通路之一,並將陸續進駐竹北與各地社區,分散式的小型選品店,期待讓大家可以在街頭巷尾與人文理念相遇。

「再來我們要育養一個媒體,以永續生活的各個層面為主,報導精彩的人事物。」這是他想做的另一件事,希望以這本永續生活誌,感動讀者,改變讀者;接著還有生活學校的創立。

從一份基金投資,到一個媒體、甚至學校,影響力投資的面紗似乎越來越朦朧。

建立一個生態圈 讓資源永續

楊家彥解釋道:「如果你是一個非常精彩的職人,可是因為太執著,主題領域太精采,可能沒有心力去整合通路或行銷的資源,我們就想辦法找可共好的夥伴來跟你合作。你得到協助,通路也得到好處。」這是他對於影響力投資的理念,「我們投入的不止資金,還有資源與專長,若沒有整合成功,就幫不上忙,幫不上忙,人家也不會只要你的錢,因為這樣就與一般的財務投資人沒有差別。」

「我深深知道自己的力量非常有限,只有促成一個生態圈,大家分徑合擊,理想才有可能達成。」有計劃的建立生態圈,才能加速社會創新的速度,而若能建立成功模式,才有機會拓展到不同的領域。

楊家彥表示,影響力投資的模式可以引進,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卻無法借鏡,畢竟,來自在地的問題,要用接地氣的方式。看他穿梭在社企團體、鄉間與地方,發表的心得從經濟觀察變成生態環境、人文風土,深入探尋,希望站在解決台灣社會問題的第一線。

誰能獲得影響力投資的青睞

「影響力投資追求價值理念,百分百影響力投資則一定要做到財務可持續以上,也就是至少要損平,損平以上就沒有生存的問題,這時才能思考創造出來的價值組合,到底多少是財務報酬,多少是社會價值。」他說,所以百分百影響力投資必須慎選投資對象,才能確保永續。

在評估投資對象方面,影響力投資則不止審核商業模式與財務表現,還要檢視社會影響力,但這兩者是否能長久持續與成功,關鍵卻在「人」,「對的人,即使一開始錯,到後來都會做對,如果是不對的人,即使剛開始很好,到後來都會錯。所以team才是最關鍵的,business 跟 impact,可以慢慢隨著時間調整而越來越好。」這是楊家彥的深刻體驗。

「社會創新本身就是一條辛苦的路,一定要有使命堅持,所以創辦人是靈魂人物,他的使命堅持非常重要,但使命堅持不能過頭,過頭就會非常頑固,就沒有學習的空間,所以也要有調整的彈性與學習的心態。」楊家彥說。

人不是數字呈現的報表,要怎樣判斷?「辨識的方法就是交朋友,在那種demo day只能看到表面的東西,唯有親身互動才能深入觀察,甚至有什麼需要,就幫他牽線,看他怎麼處理事情,參加他的聚會,認識他的朋友圈,慢慢去確認一些細節。」他笑說,「成本很高呀,為了發現好團隊,光是鞋底就不知道磨破多少。」

另一方面,楊家彥不斷倡議百分之百影響力投資,他記得「有次去陽明大學的EMBA做影響力投資的分享,聽眾都來自醫界,分享完後,他們興起想籌組一個針對醫療主題的影響力投資基金。」理念擴散更是他所冀望,如此社會創新才會成為常態,社會自然就能進步。

楊家彥導入百分之百影響力投資,不僅僅做為一項投資工具,而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引擎,他親自下海串連所有樞紐,只是因為很單純覺得:即使我們有科技的應用,有經濟的發展,但卻沒有乾淨的空氣⋯⋯

他的感嘆,淺顯易懂,卻語重心長。


相關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

追蹤 未來大人物臉書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