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老師」詹敬農:認真看待每一個孩子,他們會透過我們的眼睛看見自己

從前半年代理特教班導師,到接下來每年都要重新參加招募、當代理班導師老師,詹敬農為期三年半的奇幻旅程就這樣開始了......她讓孩子看見世界,讓學生看見自己。

Jul 26, 2016

她可能是這次的未來大人物裡面,最不認為自己是大人物的一位,從入選就一直私底下跟我們說「到底為什麼要選我?」「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

詹敬農,她是「桃園市復興區介壽國中」的代理教師,每天5點半起床,開車往返於台北與桃園復興山區之間,課後如輪值夜間課輔,離開學校時已近十點,有時還得先送順路的學生安全回到家。

大學的她曾經「打死都不想」當老師,最後卻...

詹敬農提到,大學的時候中文系大家很流行修教育學程,她的家裡也是一直在鼓吹幹嘛不去修,但是當時的她就是「死都不要」修,覺得自己就是不想當老師,大學四年她就是拼命玩社團、參加學生大使,根本都沒在唸書。

「我的功課爛到每個學期都要冒著離開學校的風險,到去年突然想申請研究所去看了成績單才發現,全班排名百分比的100%正是我本人...。」

她最初的夢想是做童書,因為小時候家裡有很多繪本,大三還跑去修了兒童文學,於是一畢業的詹敬農就立刻進了繪本公司,在出版社當了兩年編輯她,才突然認識到教育的重要,才發現那對於一個孩子的思想、品德的塑形有多麼關鍵,就這樣她決定要先投入教育現場看看。

「但那時候沒有教師證又沒有教程,只能靠著當年偏鄉代理老師的招募(第一招募是有教師證的、第二招是修過教程的、第三招是大學畢業即可,那個年代偏鄉可以到四招五招都沒人要去...)」

從前半年代理特教班導師,到接下來每年都要重新參加招募、當代理班導師老師,詹敬農為期三年半的奇幻旅程就這樣開始了...

偏鄉孩子的「震撼教育」

第一年來到偏鄉,就是一連串的「震撼教育」。

詹敬農搖搖頭說道,「在偏鄉的學生,對於人生的態度太隨性,他們對每件事情都不在乎、對自己也沒什麼想法,更不覺得自己可以做到什麼。像是班上有一個我很愛的孩子,他除了不喜歡唸書、功課不好之外,做什麼都很棒,不論是音樂、舞蹈甚至是寫東西,我覺得他真的是個才子,寫作也非常有自己的風格。」

有一次詹敬農就跟那個學生說:

「你根本就是小侯文詠,以後一定可以當大作家,把寫下來的文字集結成冊...」
「老師你不要對我期望太高...」
「為什麼?」
「因為你會失望....」
「你讓誰失望了?」
「每一個人....」

她這時候才發現,偏鄉的孩子對自己的未來沒有期待,更不可能看到自己的光芒。

「你說是樂天知命嗎?還是認命?好像都不是,他們就只會順著眼前的路走、沒有想法、沒有目標,男生就是想當軍人、汽修,女生就是美容美髮、護士、幼保,為什麼?因為他們身邊的哥哥姊姊、長輩就是這樣,他們只是跟著走,而不是先思考自己的可能性...」

但是詹敬農相信的是,每一個人都有不一樣的樣貌和特色。

「我明明就看著他們每個人身上都在發光,尤其是山上的孩子是這樣的開朗、活潑,當我想像他們在我生命歷程裡的班級、大學裡,絕對都是大受歡迎的人物,到了社會上一定可以好好的發揮所長,但是他們永遠不會到達那個境界,因為沒有人幫助的話他們根本走不到那裡...」

詹敬農想做的就是讓孩子們先看見自己,因為他們並不夠認識自己,然後讓他們看見這個世界其實還有其他可能,而這就是她每天都在做的事,努力在孩子們的生活中不斷地累積。

IMG_20160726_024500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羊正鈺

讓孩子看見世界:我跟他們是平等的,更是好奇的!

「很多人覺得是因為我帶來了待用課程、邀請各行各業的朋友來跟學生分享,所以有所不同,但我一點也不那麼認為...」

詹敬農認為,偏鄉的孩子接觸到所謂外來的人,不管是營隊的大哥哥大姊姊、還是捐贈的、偶爾來跟他們分享的人,或多或少都帶著「想幫助你」的心態,這也導致孩子們習慣處於「被幫助者」的角色,久而久之就覺得人生不用太多思考、自己好像什麼都做不到、也不必做。

「但我不一樣,對孩子來說我也是一個外來者,我從首都來、以前做過出版社、待過動物園、又很多不同領域的朋友,但我卻是一個最真實的、每一天每分每秒實實在在跟他們相處的人,然後我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的生活和文化比他們高,我就是平等的跟他們互相了解。」

於是,當詹敬農對孩子的一切充滿好奇,也導致孩子對於她這個「外來者」也充滿好奇。

「當他們教我、跟我分享許多東西,同樣的,如果他們對世界開始有那一點點好奇,可能就是因為我跟他們的相處,當我想要了解他們的世界,他們也從我身上看到了外面的可能性,從我身上知道人生是可以有更多選擇的。」

讓學生看見自己:我要先認真的看待每一個孩子!

詹敬農說起自己剛帶完的畢業班,有幾個學生很可愛,但是往往都是那種會被外界定義為「問題學生」的孩子,他們在學期間中輟、喝酒、抽煙...樣樣來。

「但是儘管他們再偏激、看起來多麼火爆,可是你知道嗎?我辦公室有一幅其中一個孩子的畫,他的畫非常的溫暖、柔和,跟他的外表、言行舉止完全不一樣。」

「當你很認真的看著孩子,就會發現他們每一個人都有著屬於自己獨特、正在發光的地方。」

她提到曾經有個來採訪的記者私下問一個學生:「敬農老師教你、影響你最深的是什麼?」
學生回答道:「她讓我看見最厲害的自己...」

詹敬農笑著說,「當我很認真在看著他們的時候,他們其實也透過我的眼睛,再重新檢視自己。或許偏鄉孩子的生活環境中,很難得有人願意這麼認真的看待他們的人、每一個人的人格特質、和優點吧。」

三年過去了,她還想做什麼?

詹敬農回想起第一年的震撼教育,「一開始每一個出現的問題,包括學生喝酒、學生爸媽打來哭、學生家裡斷水斷電、學生家長不見了...之類的,每一個事情都帶給我衝擊,因為我不是在這樣的環境長大的,但久了你又會習慣了,就會覺得對啊!這裡就是這樣子!開始不會再覺得意外,但是習慣之後的問題就是,那我到底可以做什麼?」

她認為,這一切問題的背後都可以推說「啊這是社會問題!」「這已經不是學校能做的了!」

是的,老師能做的好像就只是陪學生進警局、把學生帶回家住、盡量提供孩子一個完整的環境,但是最終還是解決不了問題,「要做就要把整個教育方式改過來,甚至讓他們的家庭也要能夠參與,但是在體制內真的很難...。」

在詹敬農的心裡,雖然老是覺得自己好像什麼都沒有改變,但是她心中小小的火苗卻再也澆不熄了。

從她總是驕傲著談著自己的畢業班,就可以看得出來,就算她只是一個「代理老師」,卻一點都不輸給「正式老師」,採訪到最後,詹敬農嘴角上揚著跟我分享她的「孝班」班規:

第一條:第一時間反省自己
第二條:時時刻刻體貼別人
第三條:態度拿出來
第四條:自己管理自己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追蹤 未來大人物臉書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人物簡介

現職:桃園市復興區介壽國中教師
關心領域: 教育 、偏鄉

政大中文系畢業後,在出版社當了兩年編輯,發現教育對於一個孩子的思想、品德塑形之重要,她決定要先投入教育現場。從偏鄉的代理老師開始嘗試,每天5點半起床,從台北開車前往桃園復興鄉山區,開始一段奇幻的旅程。

最新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