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溝通原點,用語言打開台灣旅遊新視野——MyTaiwanTour創辦人吳昭輝

真正接觸外國人後,才發現對他們言,台灣本身就是一個從來沒聽過的秘境,原來台北人覺得平常到不行的台北101、中正紀念堂之類的景點,對第一次來台灣的外國人來說就已經很新奇了。

Jul 25, 2017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文:彭振宣

MyTaiwanTour的創辦人吳昭輝來說,溝通是從最基本的「語言」開始的。由於家中從事旅遊業的關係,吳昭輝從小就有機會接觸外國的事物。15歲出國,直到研究所才回到台灣念清華大學。

體驗過美國與台灣兩種不同學風的吳昭輝,很直率地談到了台灣教育與美國的不同。他提到台灣的教育很注重邏輯思考,這是一件好事。但相對的,台灣的家長與教育卻幫孩子想的太清楚,以至於讓台灣的孩子沒有自由發揮的空間:

「誰規定你一定要念補習班,誰規定你一定要考台大。父母這麼說,因為他們的父母也是這樣告訴他們。這是為了什麼?因為他們都是為你好,為了你在社會上可以生存。」

或許有人會覺得,家裡就是旅遊業,從小又能出國接受外國教育。吳昭輝的背景這麼好,他會不會就只是一個靠家裡資源創業的富二代?吳昭輝談到,家裡確實資助了他100萬元創業,但其他的資金則來自於他過去在華航工作所存下來的薪水,以及來自銀行的融資。他也談到在現行法規下,一個年輕人想要投入旅遊業需要多少的資本。

在現行法規下,開旅行社至少需要資本額650萬,再加上辦理品保跟各種證件的花費,共需要準備至少800萬的資金。但開旅行社不可能沒有準備交通工具,如果不跟既有的車行合作,自己開車行要準備資本額500萬。加上法規規定,新成立的車行至少需要10台新車,如果一台車算100萬,新車總成本就需要1,000萬。加起來,總共需要2,300萬。吳昭輝笑說,如果一個年輕人有2300萬,他幹嘛不去炒房地產,怎麼可能會跑來創業?

當然,政府設立這麼多嚴謹的規範,原本的立意是為了保障消費者。但就如同家長總是為了子女好而立下種種的規則,但這些規範墊高了年輕人創業的成本,間接造成了許多有理想、有創造力卻欠缺背景與資源的年輕人,無法投入市場,帶動產業的良性競爭。

外國是給你足夠的空間天馬行空,台灣是沒有足夠的空間給你天馬行空。這就跟創業是一樣的環境。你知道獨角獸嗎?就是十億美金未上市的公司,所有獨角獸你看到的幾乎都發生在美國。

台灣很難發生,是因為你不能有夢。

在種種限制之下,吳昭輝觀察的最後結果,便是造成台灣的旅遊業也變得非常封閉。他舉例,Airbnb在日本已經就地合法,但在台灣這樣的商業行為仍屬於非法。在外國早已蔚為風潮的「目的地旅遊」,在台灣也幾乎沒有旅行社在提供這樣的服務。

因此吳昭輝在清華念書時參與了電子商務的相關課程,便打算成立經營「目的地旅遊」的公司。希望透過深入的深度旅遊行程,把台灣文化介紹給世界各國的旅客。但當實際投入這一行時,吳昭輝才發現他太看輕「溝通」這個概念。

在MyTaiwanTour成立的頭半年,幾乎沒有接到半個客人。吳昭輝回憶,當時他認為帶外國人體驗台灣文化,就是要深入探訪隱藏在台灣各地的秘境。因此他規劃了諸如嘉義燕子崖桃園蝙蝠洞日月潭貓囒山等深度旅遊景點。但實地接觸外國旅客後,才發現他們根本沒有興趣。

原因其實很簡單,對外國人而言,台灣本身就是一個從來沒聽過秘境。因此比起華山藝文特區四四南村這些特色景點,台北人自己覺得平常到不行的台北101、中正紀念堂之類的景點,對第一次來台灣的外國人來說就已經很新奇了。這就像我們台灣人如果第一次去法國,還是會先想去巴黎鐵塔、香榭大道這些知名的景點一樣。

然而外國人都只是想去這些平常的知名景點,那目的地旅遊跟那些普通旅行社大量出團的廉價旅行團,差異究竟在哪裡呢?吳昭輝說,這其中的秘訣,正好就是「溝通」的重點。

12227796_10153092487871695_1370627196683Photo Credit: 吳昭輝

對外國人來說,他們來到從未踏足的秘境台灣,自然會對任何事物都感到新奇。然而他們最後能不能深入的了解台灣,關鍵就在於帶領他們遊覽的「導遊」是否能讓他們了解他們所體驗到的一切,是在什麼樣的歷史文化下所形成的。而這就需要導遊能夠與每位遊客有深入的互動,細緻的帶領他們了解旅程中所看到、聽到、吃到的一切事物。

而在了解到這一點後,為了確保每個旅客得到的解說都有足夠的品質,吳昭輝將MyTaiwanTour的每個團都控制在6到12人,當旅客有客製化要求時,甚至會控制在更少的人數。而另一點,便是要求每位導遊,都必須要有非常好的英文能力,因此MyTaiwanTour的導遊,平均多益成績都在900分以上。但吳昭輝仍時常舉辦公司內部的進修課程,希望公司員工具備足夠的外文能力,他表示,從旅客來到台灣前的電子郵件往來,就必須能確切的了解客人的需要、制定相應的旅遊計畫。

與吳昭輝一開始創業時的想像不同,現在參加的外國旅客,往往有著各式各樣神奇的需求:

例如有的旅客會要求我們幫忙搬家、有的遊客想要求婚。還曾經有一個美國學校的女生,因為父母不在身邊,生日那天希望我們安排一位司機,載著他在台北繞一繞。

曾有不少導覽經驗讓吳昭輝印象深刻,他舉例,曾有一位德國人因為喜歡台灣的女記者,因此想來台灣看看,為期八天花了15萬,希望能環島一周。而在這八天中,吳昭輝親自開車陪這位德國人跑遍了台灣大小景點。後來過了幾個月,這位德國男性追求的女記者突然給了MyTaiwanTour別的案子,竟在洽談時,意外地又見到了那位德國人。

那位德國人說他當初只是好奇想來台灣看看,沒想過會再來第二次。但吳昭輝招待他的那八天,讓他感受到台灣人的熱情,所以他還想自己再來台灣看看。

另一個例子是一對老夫妻。這對任職香港中文大學的老夫妻,50年前曾經來台灣玩過,50年後舊地重遊,希望能再一次重遊50年前玩過的景點。在老夫婦到台灣前,提供了他們50年前來台灣旅遊的照片。而MyTaiwanTour的團隊,便上山下海的去幫他們找遍那些地方。

例如其中一張照片中的中式涼亭,跑遍陽明山後才發現是在花鐘旁的一個池塘。更有趣的是當年老夫婦去野柳,在「仙女鞋」旁拍照,而今因為地質變動,仙女鞋已經下降到海平面附近,成了遊客不得進入的危險區。這個經驗也讓吳昭輝感受到滄海桑田的感慨。但最後老夫婦完成心願的喜悅,讓整個MyTaiwanTour的團隊都相當滿足。

比起一般旅遊,這種目的地旅遊需要花更多的時間進行前置作業。吳昭輝舉例,導遊可能要為了要找到老夫婦當年的景點,花10個小時去實地比對。但這樣的用心也讓導遊們結識了許多跨國友誼;有駐日美軍來台灣觀光後,招待當時帶他觀光的導遊去自己的沖繩駐地觀光;也曾有某位導遊日後過境澳洲,他曾招待過的澳洲家庭為了見他一面,開了幾個小時的車到機場。

這些經歷都讓MyTaiwanTour的導遊,得到了金錢報酬以外的許多無形回饋。

12279000_10153118234991695_3610995664832Photo Credit: 吳昭輝

最後,吳昭輝談到,從MyTaiwanTour的創業經驗來看,要推廣台灣的深度旅遊,恐怕不能一開始就預設外國人已經對台灣有基本的了解,然後拚命帶外國朋友去看所謂的「深度」景點。而是透過「溝通」從一些平易近人的小吃、大眾景點開始,一步一步用細節讓外國朋友對台灣產生興趣,鼓勵他們認識更深入的台灣文化。

他表示,過去台灣的旅遊業重視效率,這是一項優勢,但過度偏重效率的結果就是讓台灣在旅遊體驗的細節上越做越粗糙。而相反地,深受台灣人喜愛的日本觀光業,便是在細節上下了很大的心力。

吳昭輝舉了一個例子。像是日本的餐廳,會在洗手間擺放漱口水跟牙籤,這就是從細節上替顧客顧慮到社交上的形象,這就是用心。如果說你在飯店刷牙,飯店直接送你一條牙膏,這是浮誇,但像餐廳替顧客想到在廁所這種私人空間提供小盒裝漱口水,這就是在細節上的用心。這是日本觀光業強大的地方,如果能夠結合台灣人做事的效率跟日本人的用心,就會是最強大的力量。

11781826_10152904813441695_3924771323564Photo Credit: 吳昭輝

展望未來,吳昭輝希望能持續推動目的地旅遊,並結合日本在旅遊業上用心的經驗,持續優化MyTaiwanTour的旅遊產品。而對未來有志創業的年輕人,吳昭輝認為最重要的兩個條件,就是擁有把事情做到極致的熱情,還有思考自己的事業可以帶給社會什麼樣的貢獻。

對吳昭輝來說,台灣的教育讓年輕人從小就具備務實的邏輯思考,但如果可以加上勇於做夢的勇氣,就會成為台灣青年面對世界最強大的競爭力。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李牧宜

追蹤 未來大人物臉書專頁,接收最新文章。



人物簡介

現職:MyTaiwanTour CEO
關心領域: 生活 、文化 、生態

曾任職中華航空航空採購及法務部部門,2013年創設MyTaiwanTour並擔任CEO, 以全英語推廣並導覽台灣旅遊,讓更多外籍旅客深度認識台灣。

最新動態